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签名艺术研究部指定门户网站    

网站地图

关于我们

       

       

主页 | 首届签名艺术全国展 | 艺术签名培训 | 签名设计师服务中心 | 热点专题 | 签名书籍 | 诗意化签名作品 | 签名设计服务| 签名论坛

艺术签名学 |  签名文摘 | 艺术签名精品 | 学签名临书推荐 | 名人政要签名手迹 | 签名视频 |  新闻快递 | 推荐签字用笔 黄德杰在线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

 

  诗意化签名创作经典案例

 

  申请设计签名服务

 

 

黄德杰签名设计

 签名艺术与中国书法

中国书法

中国书法,最能表现东方文明的独特性,最能表现中国文人的精神世界,最能表现出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,是世界文字中唯一的,可以独立成门类的书写艺术,书法美的意识已融入每一个中国人的骨髓之中。同为线条造型艺术的签名设计,如果另起炉灶,无易于丢西瓜捡芝麻。所以艺术签名应根植于书法而求发展,创作中遵循最基本的书法法度,即线条必须遵循笔力的审美标准;线条之间的安排必须遵循汉字结构的基本规律。
 

曾有签名设计师认为书法签名是个体的唯一性、笔顺的不可逆性及其行草规范。现代艺术签名,应该以西方抽象艺术为蓝本,简洁抽象,标识化,打破行草规范。我认为这种看法有其片面性。随便翻翻草书大字典,每一个汉字,不同的写法,少则几种,多则几十种,单单看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《兰亭集序》中的“之”,就有二十六种变化之多。这也是造就历代众多书法大家的丰厚土壤。姓名诸字,在此基础上的变化组合,那就是千变万化。如能在千年的书法底蕴上进行创意设计,签名的文化品味、艺术品味自然会更高。而逆笔愈多,缠绕过甚其文化品质也就越低下。
 

书法笔画的不可逆性,果真如此吗?汉字的发展历程是从甲骨文到大篆、小篆、隶书、章草、今草、狂草。行书和草书的笔顺与楷书、隶书等有明显的差异,这种变化的根源是求得书写的便捷性,怎样便捷就怎么样写,只要不致于相互混淆即可,这是汉字书写的约定俗成的潜规则。并非是现代人的专利,在签名设计中我们大可大胆去发扬和深化它。
 

西方在抽象化和符号化方面,确实走在了我们的前面。但只要我们细心观察,各国的名人政要的签名,在正规场合,还是比较规范的,如罗格、里瓦尔多等。而这些现象,都具有文字发展特点和文化背景。从古至今,西方拼音化文字也有过对文字的美化各装饰。但一直没能形成一门独立的艺术。近现代很多西方艺术大师不断地从中国书法中汲取营养,有些还在画面中大量地运用中国文字。西方的现代绘画在发展过程中,不仅把中国的线条拿来运用,也把中国书法在创作中的趣味拿来学习。书法艺术是艺术家和设计师久用不衰的法宝。现在,我们的签名设计理论、签名设计技法探究的深度和广度还较低,只要大家一起努力。十年二十年,设计领域,让世界看中国,这绝非是不可能的事。
 

“书法是写字,签名是画字”把签名等同于画字,是现在许多签名设计师的设计理念。在此,我实在不敢苟同。纵观很多设计师的签名设计作品,在造型上挖空心思,笔画却软塌无力,缠绕交结,缺失最基本的笔势。在签名中,只有将空间布白与笔势结合起来,在点画的各种对立和谐的组合中,使笔画间充满有形(牵丝)和无形(笔断意连)的呼应,达到因势生势,因势立形,形与意合,意随韵生的理想境界。书法艺术师法自然,从大千世界各种景物的动态中领悟行笔的速度与变化,以充满力量的生命意态展现了书法丰富的神采与意蕴。签名亦应如此。如果签名中缺乏笔势,再好的结构也是一种表面的、缺乏感染力和生命力的单纯的空间形式。就会“图写其形,未能涵容,皆支离而不相贯也”(《续书谱》),这正是当今许多签名缺乏最基本美感的根源。
 

签名设计的主要目的是什么?是寻求姓名诸字书写的最佳造型,为签名者提供一个能够接受的模式,让他去模仿、去发挥,最后应用于实际签字之中。这个形体应是写出来的,而不是画出来的。这也是签名与平面设计中的文字创意的主要区别。
 

中国书法经过两千余年的演变,书体分呈,风格各异。其中草书用笔自由放纵、化断为连、行笔飞动圆转,变化丰富而又气脉贯通,便于表达情趣,具有极高的艺术性;行书,介于草、楷书之间,易于辨识,字体亦追求洒脱飘逸、姿势疏朗、纵情挥写的书风,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和艺术价值。所以行书和草书是最为常用的签名字体,简繁体均可。
 

张旭、怀素的狂草,下笔如骏马奔腾,飞流直下,体势似云烟缭绕,变幻莫测。出于今草又胜于今草,独创一体。如怀素的《自叙帖》《论书帖》《千字文》:奔放、粗犷中能保持线条的份量;张旭《千字文》:字体大小、线条疏密形成极为强烈的对比,气势宏伟。多临习“颠张醉素”的草书作品,对把握签名的整体造型、对笔画使转的控制和线条力度的锤炼都有很大的帮助!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、黄庭坚的《诸上座帖》,赵佶的《千字文》,王铎的《草书杜甫诗卷》及现代毛泽东、高二适、沈鹏、张海等大家的行草书,其行笔的连贯性、结字章法都对我们的签名设计有所启迪。在经营位置和结构安排上进行精心布局的日本的假名书法、具有强烈的意象性表现的日本象书、中国少字数书法、现代书法等对签名设计都有较好的借鉴作用。日本书法比之中国作品更自由随意,其假名书法形式感非常强,行笔有如行云流水般的秀美遒韧,让人感受到“美术美,线条美”。对于签名设计中的笔势造型、行笔的使转衔接等极富启发性。
 

签名设计的根基是对流动性、连贯性的线条有较强的驾驭能力,平时经常临习这些行草书大家的优秀作品,是获取这种能力的最佳途径,对提高我们的签名设计水平和审美能力是大有益裨的。这些字帖虽然是竖式书写,我们也可以将其气势、造型移植于横式签名之中。
 

为了使草书更具丰富的变化,同样的偏旁部首,或字中某一部分,往往具有不同的写法和多种书写体势。通过前人的努力创造、规范,草书中形成了许多约定俗成的符号,用以替代字中的某一部分,有的甚至可以替代七八种汉字部位。草书的符号运用十分广泛,这为签名书写的简捷流畅提供了可能。以少代多,以简代繁,这本身就是草书的特点之一。笔画虽然减省了,其字的大略骨架仍在,故不失其根本,而后约定俗成,大家都认识。所以在签名之中,为整体构图的需要,可对次要的笔画作适当的减省或变形,但应遵循一定的法度,不可率意为之,弄得面目全非。这不是一种创造,而是扭曲破坏。
 

中国书法与签名设计都是以简练的线条造型,表现各种复杂的意境和情趣。但它们各有侧重:书法美的最高追求不在于它的形式美,而在于它所表达的内在的理念美。高超的笔墨技巧,都是为此服务。书法中,对于线条本身的要求,历来主张精益求精,一丝不苟,但在结字章法上,从古到今却反对刻意求工,流于雕琢。如明末书法大家傅山就主张四“毋”——宁拙毋巧,宁丑毋媚,宁支离毋轻滑,宁直率毋安排。近人提出的“无意于佳乃佳”,强调艺术上笔画组合技巧的最高境界,是使人看不到有组合的技巧的存在。因此,千古传诵的神品,无不是心境使然,一挥而就。如天下第一行书《兰亭序》,是王羲之兴之所至,一气呵成;天下第二行书《祭侄文稿》,是颜鲁公悲愤之际,殚心竭虑,情动于衷而形诸于笔墨。怀素也有“兴来小豁胸中气,忽然叫三五声,满壁纵横千万字”的情形。这些都是高超技法加上灵感的结果。
 

艺术签名也讲究高超技法和创作热情。但在高科技时代,知识经济时代的背景下,受国际化、现代化、商业化的时代审美观念所景响,艺术签名更注重形式美感,强调以简洁生动的造型,流畅的笔调,丰富的内涵,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,唤起种种复杂的审美意象。这一特性又使艺术签名游离于书法之外而更贴近于平面设计,签名的特性和强大的市场需求,催生它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。如果能有一大批高素质的从业人员,那将起到摧波助澜的作用。

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摘自 黄德杰 著《艺术签名宝典》(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)
 

  [上一篇]      [下一篇]

 

主办单位: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签名艺术研究部     http://www.qm10.cn

址: 北京市昌平区天通苑西三区12号楼5单元202室  邮编:102218    E-mail: lfqmw@263.net 

国家信息产业部京ICP备07501004号